地區:固原
更多城市
通行證 注冊 | 登錄 登錄

遼寧警察解救福建德化男子案中案:在京遭黑保安毆打拘禁

發布時間:2019-11-19 12:53:16 來源: 作者:

  中國改革報、改革網記者 丁南

  近日,一篇題為《跨越3千里 福建男子感謝撫順警察救命之恩》的新聞報道,引發多家媒體轉載關注。

  

遼寧警察解救福建德化男子案中案:在京遭黑保安毆打拘禁


  來自遼寧《撫順日報》的報道稱,2017年3月31日,來自福建德化縣的陳紫陽父子在北京遭遇不測,被不明身份人員強行塞進車里帶走,陳紫陽奮力打破車玻璃向來京執行任務的遼寧警車求救。時隔兩年半之后,陳氏父子終于找到恩人,跨越3千里將寫有“救命之恩永生難忘”的錦旗贈給遼寧撫順民警。

  但遼寧警察解救福建男子新聞事件背后,另有“黑保安”假冒國家公職人員非法“截訪”隱情。

  

遼寧警察解救福建德化男子案中案:在京遭黑保安毆打拘禁


  01

  

遼寧警察解救福建德化男子案中案:在京遭黑保安毆打拘禁


  律所咨詢案情 遭黑保安毆打拘禁

  中國改革報、改革網記者從相關渠道獲悉,遼寧撫順民察在京解救的福建德化陳氏父子,系被自稱“信訪局”的非法“截訪”人員拘禁致傷,事發前被害人在律所咨詢法律訴訟事宜。

  2017年4月1日,北京豐臺警方以非法拘禁案立案偵查,截止目前已行政拘留2人,尚有多名涉案人員未抓獲到案。

  

遼寧警察解救福建德化男子案中案:在京遭黑保安毆打拘禁


  △立案告知書

  根據公安機關查明的事實,2017年3月31日18時許,違法行為人胡某雨、金某峰伙同他人(未到案),在北京市西城區陶然亭北一瓶區小區外對被害人陳文設、陳紫陽進行毆打,并強行帶上車到豐臺區劉家窯橋北公交站,后被民警查獲。

  2018年5月1日和2019年6月30日,北京市公安局豐臺分局分別給予違法行為人胡某雨、金某峰行政拘留十二日并處罰款八百元的處罰。

  此前的2017年4月1日,先期被抓獲的“犯罪嫌疑人”胡某雨因涉嫌非法拘禁“團伙作案”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1日取保候審,2018年5月1日解除取保候審。2019年6月29日,后期被查獲的金某峰也被公安機關刑事傳喚。

  2017年4月1日,公安機關對違法行為人胡某雨的詢問筆錄顯示,胡某雨自稱是剛入職不知道單位名字的“保安”。

  “我們說是接訪的,把他們送到地方政府那里。”據胡某雨供述,2017年3月31日16時許,他與帶班的“小峰”一共5人開車去北京陶然亭附近的欣國律師事務所,將車停在路邊等人。18時許,從律所出來兩名男子,“司機說讓我們把這兩人帶上車,我們就過去把他們拽上車了。”當車走到劉家窯橋北公交站附近時,遇到了遼寧警車,“年輕男子就把我們汽車的后擋風玻璃砸碎了”。警車上民警下來了,“我們說是信訪局的,民警讓我們出示證件,但我們沒有,然后遼寧民警就報警了。”

  2019年6月30日,公安機關對違法行為人金某峰的詢問筆錄也顯示,金某峰自稱被“傳喚”是“因為2017年3月攔截訪民的事情”。

  金某峰供述,2017年3月左右在58同城上看到一個招聘保安的廣告,后來一個叫“小搖”的把他接到北京西紅門附近的一個門臉房吃住。3月31日下午,“小搖”開車帶他和胡某雨、“大傻”“大地”“小黑”去陶然亭附近,一天給300塊錢,任務是“把訪民送回老家”。金某峰說,“我在車上看到有人給‘小搖’用微信發了兩張照片,我聽見對方說‘確定是他們嗎’,‘小搖’說確定,對方說‘那就抓吧’”。

  02

  

遼寧警察解救福建德化男子案中案:在京遭黑保安毆打拘禁


  幕后主使未到案 被害人提起行政訴訟

  根據警方詢問筆錄,胡某雨等人已涉嫌假冒國家機關工作人員,損害國家機關威信及其正常活動。但來自福建德化的陳紫陽父子,為何會在北京律所門口被人強行攔截上車?涉案違法行為人究竟受誰雇傭指使?

  在詢問筆錄中,違法行為人胡某雨稱,“我們是受別人委托,攔截他們并把他們送回原籍。”

  

遼寧警察解救福建德化男子案中案:在京遭黑保安毆打拘禁


  △詢問筆錄

  中國改革報、改革網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被害人陳紫陽父子因征地補償安置糾紛,多次赴京反映“違法征地拆遷”,也多次因民事、行政事由具狀法院起訴有關部門。被非法拘禁當日下午,陳紫陽父子正在律所會見律師咨詢案件進展。

  經法醫鑒定,被害人陳紫陽右手第五掌骨基底骨折、全身挫傷,傷情鑒定為輕微傷;陳文設傷情鑒定不構成輕微傷。

  事后,陳紫陽父子在提交給北京市公安局的行政復議申請書中稱,“在該案前,胡某雨等人分別于2017年2月21日、2017年3月9日在北京非法控制申請人陳文設人身自由兩次。”

  由于公安機關的相關行政處罰決定書只認定胡某雨等人的毆打行為,陳紫陽父子認為沒有對非法拘禁、“搶劫申請人手機、身份證等貴重物品”的行為進行認定,“屬認定事實錯誤”,故作為第三人要求撤銷對胡某雨等人的行政處罰決定書,依法追究胡某雨等人及其幕后雇傭人員的刑事責任。

  北京市公安局在相關《行政復議決定書》中認為,“對于申請人提出的依法追究第三人胡某雨等人及幕后雇傭人員的刑事責任的復議請求,系要求公安機關依據《刑事訴訟法》實施刑事司法行為,依法不屬于《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復議法》第六條規定的行政復議范圍。”

  陳紫陽父子不服北京市公安局作出的《行政復議決定書》,認為對已刑拘的胡某雨等人降格作出行政處罰,不符合法律規定。今年6月份,陳紫陽、陳文設向北京市豐臺區法院具狀提起行政訴訟,要求依法撤銷北京市兩級公安機關作出的《行政復議決定書》和《行政處罰決定書》。

  陳紫陽父子在起訴狀中稱,被告作為公安機關只對到案的胡某雨等人予以行政處罰,卻對未到案人員及幕后雇傭人員的犯罪事實不做進一步調查,屬認定事實不清楚。原告作為受害人,無辜受到胡某雨等人及其幕后人員的毆打、非法拘禁、搶劫等,這不是胡某雨的個人行為,是有組織的共同犯罪行為,被告卻認為原告提出的要求追究胡春雨等人及其雇傭人員的刑事責任不屬于行政復議的范圍,是沒有法律依據的。

  今年10月16日,北京市豐臺區法院依法組成合議庭,正式受理原告陳紫陽、陳文設訴被告北京市公安局豐臺分局、北京市公安局行政訴訟一案。案件原定10月24日開庭審理,后因故取消開庭。

圖片大觀

手机麻将哪个可以开好友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