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區:固原
更多城市
通行證 注冊 | 登錄 登錄

黑龍江勃利縣:張奎東夫婦權力操盤下的一起交通事故

發布時間:2019-12-20 15:22:58 來源:法制研究網 作者:

  我是黑龍江省勃利縣掛車司機李德軍,2016年6月28日,一起交通事故使我和素不相識的張奎東扯上了關系。張奎東以受害者的身份,在其妻盧學艷的操作下,將我和老板鄧運超及其合伙人李凱告上法庭,索賠各項損失共計76萬余元。這本是一起十分平常的交通肇事案,醫院、法院卻聯合張奎東和其妻子盧學艷弄虛作假、偽造醫學文書、枉法斷案,嚴重增加我的賠償負擔,這是我一名普通百姓不敢相信和想象的,更是我所不能接受的。

  一、起因基本事實情況

  2016年6月28日,我所駕駛的重型半掛車輛在轉彎調頭時,因車身長轉彎時橫在道路中央,被同向行駛的張奎東所駕駛的白色捷達車撞在車身中央,造成張奎東車輛損壞。張奎東本人自行下車,坐到路邊休息。據現場人觀察看,除肘部有擦傷外沒見其它外傷,說話和走路也沒有表現異常。為了確認其身體狀況,派人將他送往勃利縣人民醫院做身體檢查,并安排住院觀察。

  在張奎東入院檢查各項指標均正常,并住院觀察三天確認其身體無異常后,我方在中間人的陪同下前往醫院,欲與其私了商談賠償事宜。但張奎東要20多萬,一分不能少,因此沒有達成一致,張奎東和其妻子盧學艷將我們罵出醫院,雙方決定走司法程序。

  我認為對于給對方造成的傷害,該我賠償的理應賠償、也愿意賠償,但我不是菜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這樣的宰割我也負擔不起。張奎東身體無恙是我和張奎東共同的幸事,我原認為在習總書記強調全面從嚴治黨的大環境下,張奎東作為國家公職人員不敢訛人欺壓百姓做出違法亂紀的事情、醫院的醫生作為救死扶傷的天使不敢偽造醫學病歷拿診斷如兒戲、員額法官作為法律的執行者和捍衛者不敢枉法斷案視法律如白紙……,之后發生的一切證明我錯了。

  需要說明的是,張奎東是七臺河市原國稅局干部(現稅務局干部)。盧學艷為張奎東妻子,勃利縣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干部,從2016年起長期借調至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并處于市、縣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兩單位“空管”狀態,也無借調手續。市、縣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領導長期為盧學艷掩蓋其吃空餉行為。

  二、醫院做假背后有人操縱

  和解失敗后,張奎東的妻子盧學艷利用職務之便,在勃利縣人民醫院長期住院掛床,張奎東入院第四天便開始掛床,住院365天,有證據證實的有322天掛床;期間大量開藥,教唆勃利縣人民醫院醫生胡戩波、董德寶,藥局工作人員邵文麗、姜婷、郝麗麗、趙長青、徐朔未等人在患者不在醫院、沒有醫囑的情況下,向醫院外多次、一次性、超大劑量開貴重藥品;多次違規開具虛假診斷,醫生董德寶、謝俊志受盧學艷委托,在張奎東長期掛床期間并未親自診察患者情況下,多次違規開具虛假診斷;偽造醫學病歷,醫生胡戩波、高云峰在沒有親自診察患者和患者各項檢查指標均正常的情況下,憑空開出“頸髓損傷”診斷,患者以此轉院治療;并且在住院記錄中沒有牙齒外傷記錄情況下,醫生胡戩波偽造出車禍導致牙齒外傷病史;編寫虛假七臺河市人民醫院治療牙齒門診手冊(簽名和診斷兩種字體),當天完成全部鑲牙和植牙治療,共收費32,996.00元。以上這些在原勃利縣衛生和計劃生育局(原衛生局)出具的《關于李凱反映勃利縣人民醫院問題的答復》(加蓋衛生局公章)均已體現出來。

  ▲ 勃利縣衛生和計劃生育局出具的答復

  張奎東在勃利縣人民醫院掛床期間,多次前往長春第六醫院、吉林大學第二醫院、北京積水譚醫院、北京博愛醫院、北京同仁、首都醫科大學宣武醫院、北京大學第一醫院,僅住幾天院或不住院,開出大劑量藥品,只為增加我方賠償負擔。長期在在北京各大賓館住宿,甚至獨自連續在北京住1個半多月;住宿高標準,甚至每天住宿費為1188元。

  吉林大學第二醫院病歷存在偽造。根據醫療專業人員審閱,吉大病歷指出病歷造假:一是吉林大學第二醫院首次入院診斷缺少依據;二是首頁診斷與出院小結診斷不一致,出院多了個外傷性;三是患者第一次住院的出院小結與第二次住院及第三次住院的出院小結不一致,所有輔助檢查結果與查體的描述和出入院小結不符合;四是患者張奎東有長期大量吸煙史,認知功能障礙有可能因長期大量吸煙造成,缺少診斷出外傷性認知功能障礙依據;五是吉大二院對以車禍傷入院的患者張奎東給予“抗老年癡呆對癥治療”;六是長期醫囑單存在造假;七是CT報告單頸椎有曲變,可證實不是外傷。八是第二次入吉大二院治療,首頁診斷與出院小結診斷不一致。九是患者第二次入院治療與第三次入院治療時的影像檢查報告單都沒有醫生簽字;十是患者在第三次入院以腦外傷綜合癥入院治療,出院小結中院方對患者失讀、失寫、失用、失認等癥狀的描述在第一次入院治療及第二次入院治療期間都未曾發生、并且患者三次入院時所有頭部相關檢查均未見異常。

  主審法官的鑒定行為涉嫌違法

  1、新訴[2017]臨鑒字第8—100號和[2017]臨鑒字第8—100(補)鑒定意見,被縣人民法院故意隱瞞了張奎東受傷后第一時間在勃利縣人民醫院住院治療的這一重要初始醫學資料。而勃利縣人民醫院病志檢查診斷明確記載:張奎東“腰椎退行性變、腰4—腰5間盤突出,腰5—骶1間盤突出”、“頸椎退行性變、頸3—頸4,頸4—頸5,頸5—頸6,頸6—頸7間盤突出”。這已充分說明張奎東的腰間盤突出和頸間盤突出是原發性疾病,與本次交通事故損傷沒有關系,該鑒定意見書和補充意見書卻故意隱瞞勃利縣人民醫院的上述對原發性疾病的檢查、診斷結論,隱瞞張奎東腰間盤、頸間盤突出既往病史,故意出具虛假鑒定意見;其所引述的GB18667—2002標準的4.9.9.i條規定也是錯誤的,該條規定的是“一肢喪失功能25%以上”才能達到九級傷殘,張奎東根本沒有達到這一損傷程度,其四肢活動未受限,即使有些受限,也是其原發性的腰、頸間盤突出影響的,可見該鑒定意見書和補充鑒定意見書沒有根據。

  ▲黑龍江新訟司法鑒定中心出具的鑒定書

  2、該鑒定意見書和補充鑒定意見書根據GA/T1088—2013標準將張奎東確定為醫療終結時間12個月,這一結論同樣是錯誤的,因為根據該標準5.14.4.3中的“d”小項規定,“脊髓不全性裂傷(殘留部分感覺或運動功能障礙),治療終結時間為12個月”,而張奎東不存在脊髓不全性裂傷的損傷后果。

  3、該鑒定意見書和補充鑒定意見書根據和參照GA/T1193—2014標準確定張奎東“傷后一人護理6個月”和“營養期4個月”實屬主觀臆斷,沒有根據,我們找專業鑒定人員查遍了該標準的條款均不符合張奎東的狀況,這一結論明顯不合理、無根據。

  4、該鑒定意見書和補充鑒定意見書確定張奎東康復及后期治療費用人民幣2000—3000元一療程,共需3—4個療程,不知依據哪個規定和標準?鑒定書中根本沒有說明,根據張奎東的治療情況和現狀,根本不需要這么高的費用和療程。

  5、補充鑒定意見書仍沒有依據張奎東第一病歷作出鑒定。在鄧運超和李凱前往黑龍江省司法鑒定中心和新訟鑒定機構投訴后,新訟鑒定機構在仍沒有第一病歷的情況下,僅在原鑒定意見書的“鑒定資料摘要”中填加了“勃利縣醫院病歷1份”幾個字,其它鑒定內容無任何變化,其意見書仍不具有真實性和客觀性。

  6、牡丹江市精神病防治醫院司法鑒定所出具的牡精醫司鑒所[2017]法精鑒字第133號司法鑒定意見書,勃利縣人民法院仍沒有提供張奎東在勃利縣人民醫院住院治療的初始病例,在鑒定時也沒有考慮張奎東原發性腰、頸間盤突出所產生的影響,而且張奎東的頭部沒有器質性病變,沒有外傷,所謂的應激障礙不成立,即使有也與本次事故沒有因果關系,該鑒定結論也不真實、不科學、不客觀。

  7、縣人民法院所提供的吉林大學第二醫院病歷只是經過張奎東挑選病歷,缺少檢查醫療CT和各種化驗單等。(在發回勃利重審時,在被告的申請下,縣法院才前往吉林大學第二醫院調取了完整病歷)

  8、張奎東還在人民醫院治療未出院處于治療期間,在沒有與我方溝通的情況下,此案法官李正順私自同意對張奎東進行司法鑒定,并沒有告知被告方,親自陪同張奎東鑒定,屬于違法。

  9、張奎東在前往牡丹江鑒定時沒有通知被告方,縣人民法院法官李正順私自陪同張奎東前往鑒定,法庭上捏造說是牡丹江鑒定機構不讓被告方前去,便不再回答被告方之后的任何疑問。侵犯被告方知情權,其鑒定過程不具有透明性。

  四、法院審理過程問題重重

  2017年10月17日,此案一審在勃利縣人民法院庭審。

  1、庭審過程中,員額法官李正順對待被告方態度惡劣,言語中充滿對被告方的鄙視和污辱。

  2、法官李正順刻意忽略我方提供的重要證據。新訟司鑒中心“(2017)臨鑒字第8-100號”司法鑒定意見書和牡精醫司鑒所“(2017)法精鑒字113號”司法鑒定意見書,證明張奎東已不具備自理能力。我們提供了在張奎東鑒定幾日后,于張奎東家樓下拍到張奎東獨自行走外出辦事的視頻,被李正順以庭后再議忽略過去。

  3、被告方當庭提出要重新鑒定,李正順沒有理會。

  (以上有庭審錄像為證)

  4、庭審后,李德軍遞交了重新鑒定申請,李正順沒有理會或回復。

  5、在鄧運超和李凱投訴新訟司法鑒定機構后,新訴鑒定機構作出了新訟司鑒中心“(2017)臨鑒字第8-100補號”司法鑒定意見書(補),但李正順以鑒定結論相同為由沒有進行質證,違反審判程序,再次剝奪被告方權宜,違法強行下放判決。

  6、判決書存在造假。在一審庭審時,被告方提交了張奎東能正常獨自在公共場所行走的生活錄像,李正順以庭審后討論為由,沒有讓雙方進行論證。卻在判決書中編造“對該證據,原告認為其真實性有異議,屬于非法采集,不能推翻結論,不能作為證據使用。”判決書中捏造事實。

  ▲張奎東能正常獨自在公共場所行走的生活錄像(截圖)

  7、張奎東所提交的各種費用票據存在大量虛假、矛盾的票據。張奎東一人同時在多地出現、在縣醫院掛床期間還在多地重復住院治療或消費等相互矛盾票據或事件,連普通人都能看出來,而員額法官李正順卻視而不見,未削減一分,全部判被告方賠償。(衛計局《答復》、法院案卷里有票據矛盾和虛假對比表為證)

  8、張奎東在縣人民醫院治療期間,同時前往吉林、長春、北京住院治療,所產生的醫療一切費用,包括住宿、吃飯甚至重復票據,員額法官李正順在一審判決書中全部予以支持,列入賠償款項。雙重增加被告方賠償負擔。

  五、二審法院態度惡劣厚此薄彼

  1、法官姜南(七臺河市中級人民法院副院長)阻礙被告方律師復印案卷。二審時,律師多次前往法院找姜南,要求復印案卷,姜南總以忙沒有時間阻礙復印。律師據理力爭,姜南迫不得已同意拍照。

  2、法官姜南與原告方律師共同恐嚇被告方。2018年2月12日,在七臺河市中級法院二審開庭庭審時,法官姜南與原告方律師王曉靈隨聲附和,串通一氣,當庭威脅被告人我,完全喪失了一個法官的職業操守!由于姜南和原告方律師王曉靈的威脅,使我當庭心臟病發作,被緊急送七臺河市人民醫院門診搶救,后在勃利人民醫院住院治療,后果嚴重,影響極壞。庭審被迫中止。

  3、二審第二次開庭,被告方遞交新證據——勃利縣衛計局出具的《關于李凱反映勃利縣人民醫院問題的答復》給姜南。姜南拒收,說“不要給我,我還沒有聽說把人撞了還要告人誣告的”。

  二審第三次開庭,法院更換法官,庭審得以繼續并完成。而后判決勃利縣人民法院一審證據矛盾,程序違法,發回勃利重審。

  4、案件發回重審后,姜南給勃利縣主審法官郭克志打電話,表示關注此案,繼續對此案施加影響。(勃利縣法院內部人員聊天口述,無證據)

  5、郭克志作為主審法官不組織重新鑒定,卻與被申請重新鑒定的原鑒定機構(黑龍江新訟司法鑒定中心)串通,違法地給新訟司法鑒定中心去答疑函,變相讓新訟司法鑒定中心對其自己作出的錯誤鑒定進行所謂的來函辯解,以掩蓋其原鑒定的違法性,嚴重侵害了被告方的合法權益。因此,被告方在2019年11月11日法院強行開庭時,均提出請郭克志回避,庭審中止。

  通過上述情況,我們不禁要問,一個看似簡單的交通肇事案,從事故認定到醫院造假、法院判決顯失公正,背后除了盧學艷在利用職務之便操縱醫院,坐實“受重傷”的虛假陳述之外,法院也將錯就錯,枉法判決,人為地制造冤假錯案。在我國掃黃打黑的大背景下,這些人沆瀣一氣,勾結在一起,無視黨紀國法,膽大枉為,他們背后的真實目的是什么?值得我們沉思。

  以上內容完全真實,如有不實,我愿承擔所有法律責任。

圖片大觀

手机麻将哪个可以开好友房